虞美人(一)_美人娇(短篇合集)
青云直上 > 美人娇(短篇合集) > 虞美人(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虞美人(一)

  北平下了一场有史以来极大的雪,纷纷扬扬下了叁天,空气似结了冰般,冷得人四肢发僵,连窗花上都染了一层冰雾,朦朦胧胧。

  周意宁正坐在房中,手指灵活地绣着一幅刺绣,她还差叁分之一不到就完工,恰巧能赶上唐老夫人的生辰那天作为贺礼送上给她。

  不远处传来绣绣惊惊炸炸的声音,由远及近,一身寒意袭来,绣绣已跑至周意宁眼前,顾不得落满全身的雪在屋内融化时化开的水渍。

  她边喘着气儿,嘴上念叨着,“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周意宁拢着秀气的眉,放下手上的物什,呵斥道,“冒冒失失的丫头,有什么话好好说。”

  绣绣一急,连话都说不清,只得摊开手上抓着早已湿漉漉的报纸,递给周意宁。

  周意宁只扫了一眼,脸色慢慢难看了起来,眼底渐渐漫开一层水雾。

  “小姐,欺人太甚了,唐先生明明与你有婚约,还与外头的女人胡来。”

  是了,报纸上最醒目的版面标题上印着“唐老板携佳人共赴宴会,男才女貌好事将近”,配图是一张两人的背影亲密照,连周意宁想粉饰太平给他找借口,都显得有些欲盖弥彰。

  周父素日里爱看报纸,今日一大早刚打开报纸,就被气得胡子一抖,把报纸砸了出去,中气十足地大骂一声,“混账。”

  周母在一旁哭着,周意宁脸上粉黛未施,白着脸下楼,周父扫了一眼她微红的眼角,叹了口气。

  周意宁和唐少锦有婚约,这婚约还是周意宁的爷爷和唐少锦的爷爷关系好定下的,那时的唐家与周家旗鼓相当,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唐爷爷去世后,渐渐出现颓势的唐家就落到了刚刚留学归来的唐少锦手里,起生回生只用了不到一年,如今在北平里的地位不容小觑。

  说到底,如今这桩包办的婚事是周家高攀了。

  “我们家宁宁,这可怎么办哟。”周母对唐少锦心底是满意的,这满意还是建立在他能对女儿好的方面上。

  如今……这算个什么事啊!

  周意宁哭过一回,心里头的伤心劲淡了一些,她一向都知道唐少锦不爱她,否则,怎会忍心让她成为整个北平的笑话呢?

  唐少锦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周意宁忍不住开口,为他解释道,“阿爹,唐先生做生意的,需要应酬的方面多,许是逢场作戏也不一定。”

  这话一说出口,连她都觉得假。

  “哼……”周父冷着脸,“做生意要靠出卖色相?我倒是不知道他做的是哪门子的生意。”

  周母抹着泪,紧紧拉着周意宁的手,看着周父,犹豫道,“要不,这婚还是退了吧?如今我们早已周家高攀不起唐家,还不如尽早退了这婚,免得给街坊邻里看了笑话了去,以后给宁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夫婿,能够对她好就足够了。”

  退婚这两个字一出,周意宁浑身一震,她从未想过与唐少锦划清界线,即便是他几次叁番的伤她的心,也从未动过这个念头。

  周意宁性子像周母,软又极少有自己的主意,此时却站出来,坚定的拒绝道,“阿爹,姆妈,我不想退婚,我……我想听听唐先生的说法,如果他真的与那位小姐情投意合,我会成全他的。”

  周父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打小放在心尖上宠的,被这么欺负,心疼又无奈。

  唐少锦这个女婿,放眼整个北平,也难找到他这般出色的,周父也不愿说退婚便宜了外头的女子。

  他叹了口气,无奈道:“罢了,罢了,听听少锦如何说再做打算。”

  一连叁天,唐少锦都没有来周家,周意宁不敢出门,整条街的人都知道她与唐少锦有婚约,有惋惜的,亦有落井下石的,她害怕别人向她投来可怜的眼神。

  这些周意宁全都知晓,她心里头想着,只要他愿意解释,她便不再同他闹。

  从第一天对唐少锦的期待到第叁天冷却下来的心灰意冷。

  绣绣见她这般,闭口不提关于唐少锦的半分事,但还是会去外头打听。

  雪下了一整夜,停了。

  院子里落满了层层的白,像极了那年唐少锦在学堂读书时,她常在他下课后去接他,而他则站在门口,撑着伞眉目清俊,含着笑等她。

  明明说好的不想他,怎么就又突然间想起他来了,真是讨厌。

  唐少锦――

  周意宁又不争气的流了泪,她慌张的拿着绣帕擦,不想却越擦越多。

  “混蛋。”

  周意宁不会骂人,也未曾跟别人脸红过,骂人的话说来说去也只会这么两个字。

  唐少锦从车上下来,整条街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他穿着一身深色西装,规规矩矩的打着领带,身后随从拎着一堆礼盒,随着他走进去。

  周家管家一见到唐少锦,脸上又惊又喜,“唐先生来了?”

  “嗯,”他点了点头,嘴角勾起,礼貌而温和,“周管家,替我跟周叔说一声。”

  “好咧。”

  周管家不敢怠慢,立马领着唐少锦进门。唐少锦不紧不慢的跟在周管家身后,神情淡淡,看不出情绪。

  从唐少锦到门口,家里的仆人已经跟周父通报过。

  周父坐在椅子上,见到唐少锦,少了几分热情,多了几分冷淡。

  “周叔,周姨。”

  周父从鼻孔里冷哼了声,算是应下,“嗯。”

  唐少锦从身后随从接过礼盒放到桌子上,温声道,“这是百货大楼里新来的一批货,特地拿了一些过来,您们可以用用看。”

  周母见他这样的身份,肯亲自上门,早几天的怨消散了不少,勉勉强强笑了笑,接过来,“少锦,你费心了。”

  “应该的。”

  论做生意方面,如今讲究“实业救国,”唐少锦全身上下无疑是令周父满意的,可要论做周家女婿方面,唐少锦哪一方面在周父看来,都是不及格的。

  尤其是如今还与歌舞厅的那个女人传了那样的新闻,周家的脸面是一回事,可周意宁是他周家唯一的女儿,就算如今家业不如唐家大,也不允许让人这样子欺负了去。

  现如今新思潮盛行,早不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种旧思想,讲什么自由恋爱、男女平等之类的婚姻观。

  周父润了口茶,过了好一会,方才说道,“少锦,我知道你和宁宁的婚事,以你如今的地位,是我们周家高攀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们家宁宁的话,这婚可以退,你大可老实同我们讲,我们周家不是蛮不讲理的人,也决不会为难你半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qyzs9.cc。青云直上手机版:https://m.qyzs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