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七)_美人娇(短篇合集)
青云直上 > 美人娇(短篇合集) > 虞美人(七)
字体:      护眼 关灯

虞美人(七)

  周意宁睡得并不好,夜里发了几次热,杨京录找人去周家通了信,以唐老夫人想见周意宁这个儿媳妇为由。

  这些事自会有杨京录去处理,唐少锦一概不管,他如今的心思,全都在周意宁身上。

  周意宁迷迷糊糊醒来,天将亮未亮,雨在半夜停了,空气中余留的潮湿被朝阳破开,驱散了大地的寒气,增添了不少暖意。

  唐少锦握着她的手,在她醒来时,早已察觉,他一夜未睡,眼底泛着红血丝,说话的声又哑又干,“醒了?”

  周意宁点了点头,轻声道:“嗯。”

  唐少锦起身,打算让佣人备些吃的到房间,衣角被人轻轻拽住,他停下脚步,回头就见周意宁仰着头,目光里携着一丝小心翼翼和紧张。

  “你要去哪儿?”她的声调一贯都是软的,听在唐少锦耳边,跟有人拿着东西在跟前挠痒一般,那股痒直钻进心里,怎么挠都是治标不治本。

  唐少锦回身,握住周意宁的手,她挣了下,没挣开,他的掌心干燥温暖,掌心底下有一层厚厚的茧,那是经受了不少磨砺留在他手里的痕迹,却无端的令人心安。

  他挑了挑眉,没回,却问道:“舍不得我?”

  唐少锦以为周意宁不会回话,他只是乐于看她在他的话里面红耳赤的模样。

  周意宁:“嗯。”

  虽然声音几乎轻到随着空气飘散,唐少锦还是听见了。

  他长得极好,侧脸线条流畅,眉骨深陷,显得整张脸越发深邃,周意宁一直都知道他长得好看,好看到即便是知道他从未说过喜欢她,她都咬着牙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

  外人看来不过是周家攀高枝,紧张得跟块宝一样哪里舍得给别人瓜分,如今虽讲“一夫一妻制”,但那些在外面偷偷养着外室的不少,眼红周意宁的居多,也有人往唐少锦身边塞女人,却都被他叁言两语给婉拒了。

  怕唐少锦听不见,周意宁又声音大了些,重复道:“我不想你走的。”

  这句话在唐少锦心里落了一个巨大的石头,砸得一池子水溅出无数的水花,他有片刻缓不过来,顿了会才道:“周意宁,你……”

  “对不起……”以为他还在生她的气,周意宁急急忙忙打断唐少锦的话,她咬唇,从衣服里找出已经皱巴成一团的荷包,在手里摊开。

  周意宁解释道:“我去找你,本打算把这个给你的。”

  唐少锦的手落在她的脖颈上,抚过已经失去的痕迹,可即使曾经存在的东西已经消失了,造成的伤害却随着时间留存下来,像一圈又一圈的藤蔓,坚韧地磐在上面,用力扒开,又能看见血淋淋的旧伤。

  暖阳从窗户倾泻而入,大半的光落在他的后背上,他侧脸冷硬的线条瞬间柔和了不少。

  好半晌,他握着她的手放在左边心脏的位置,在周意宁触碰它时,她能感受到它强烈又狂热地加速跳动。

  那是他身上最脆弱的地方,也是他不轻易示人的地方。多少人花了大价钱只为买他一条命,他不是不清楚,上一秒还跟你称兄道弟,下一秒就能让你尸骨无存地下了地狱。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唐少锦吃过的教训多得数不清,也懂得做人做事做到极致的狠,才不会落得像他父亲一样的下场。

  但现在,他愿意把身上最脆弱最致命的弱点交付在周意宁手上,即便是为此而付出生命,也不后悔。

  唐少锦轻启薄唇,低哑着声,问道:“周意宁,在你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确实想过我们俩,要不就这样算了吧!”

  周意宁指尖微颤,手下意识往后,被唐少锦姿态强硬地紧紧握着,退不了一分一毫。

  他更用力地把周意宁的手往胸口处贴,隔着冰冷的深蓝色西服外套,她的掌心处烫得心慌。

  周意宁低头,不敢看他此时的脸究竟是何种神情,她怕她一抬头,就会看到唐少锦眼神中那种对待陌生人才有的冷漠和冰冷。

  这是她无法接受的。

  “周意宁,看着我。”

  周意宁慢慢抬头,视线渐渐模糊不清,一层水雾凝结在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凝聚成一颗颗砸进唐少锦心里头的炮弹,对别人来说无足轻重,对唐少锦而言,比任何刀枪的杀伤力更甚。

  她抬手用力抹开眼泪水,低头时被唐少锦食指勾起下巴,他暗叹了口气,无奈道:“怎么又哭了,你这样我怎么放心以后让别人来照顾你。”

  周意宁哽咽道:“你都不要我了,还跟我讲以后做什么,我以后怎样,不需要你管。”

  她这话实在委屈得很,自从唐少锦留洋回来,周意宁因他而哭的次数多了起来,要搁在从前,唐少锦宁愿自己身上留伤口,也万不舍得她委屈半分。

  说到底,也不过是仗着她喜欢他,所以才可劲的欺负她。

  唐少锦伸手在她身后轻拍了拍,唇角扯开一个微小的弧度,他把周意宁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从柜子里拿出一个丝绒小礼盒。

  周意宁感觉到无名指上被套上一个带着丝微凉意的物什,她低头去看,是一个银色中间镶嵌着一颗小小钻石的戒指。

  她一刹那有点回不过神。

  “周意宁,嫁给我吧。”

  声音沙哑又带着极致的郑重。

  周意宁看到他的手指上也有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戒指,她呐呐道:“你不是……不是打算跟我退婚的吗?”

  唐少锦眼睛一眯,冷声道:“想得美。”

  想嫁给别的男人,这辈子想都不要想。

  他扣住她的手指,五指交缠,仿佛缠绕进血液里。

  听闻这样是关系最亲密的人靠得最近的时候,也是周意宁第一次感觉到离唐少锦最近的时候。

  周意宁一时间心脏跳动加快,唐少锦吐出一口气来,“周意宁,我真的是上辈子欠你的。”

  所以这辈子才会栽在她手里。

  “我是想过要放你离开,但一想到你的身边不再是我,而是另一个男人取代我做同样的事,我就没办法说服我自己放你离开。”

  “说我自私也好,霸道也罢,周意宁,这辈子,你离不开了。”

  周意宁做了无数个她和唐少锦的梦,可几乎每个梦境都是她伸手使了劲拼了命地去追赶他,无论怎么哭,怎么喊,最后剩下的只有自己,那样的梦境伤心难过到第二天醒来,回想起仍觉得黄连一般苦进了心。

  但今晚的梦,是第一次破开雾霾后的甜梦,像极了小时候吃的麦芽糖,又甜又幸福。

  因为这一次的梦境,她不再是孤身一人,他终于实现了她从小藏到心底深处的愿望。

  那个愿望呐,是她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骑着白马,那双又温暖又踏实的手,紧紧牵着她,不会再放开。

  而她,在那个梦里,也终于成为了他的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qyzs9.cc。青云直上手机版:https://m.qyzs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