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混账混账混账(月初求票)_红楼:我是贾琏
青云直上 > 红楼:我是贾琏 > 第254章 混账混账混账(月初求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54章 混账混账混账(月初求票)

  【太上皇的寿诞场面宏大华贵,极尽奢华,一百万银元没白花。】

  【出城往西,沿途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京中精锐尽出。】

  《民生报》上的报道,始作俑者自然是贾琏。并且还搞了一个强烈对比,头版的角落里,安排了一篇豆腐干大小的新闻,标题为《剿匪肆虐,多地叛乱》。

  没错,太上皇寿诞的三天时间里,接到了山东发来的急报,白莲教造反了。

  过去三年,因朝廷压榨过甚,白莲教山东发展迅猛。跟以往相比,此次造反的地点不是那种山高皇帝远的地区,而是运河沿岸的繁华地带。

  八月初十,教匪趁当地大集,乔装打扮,进入济宁城区,突然发难,迅速占领了码头,城门、府衙等要地。当地知府措手不及,死于乱中。十一日,聊城,菏泽急报,教匪作乱。十二日,商丘、临朐教匪作乱。

  几天的时间,山东河南两地,教匪作乱,地方官员毫无防备,知府县令无一幸免。

  因为各地急报,导致太上皇的寿诞举办的很抽象。一方面是大张旗鼓,一方面朝廷重臣只是在承辉帝的带领下,出现了半天就匆匆走了。勋贵方面,南安郡王卧床不起,东平郡王足疾发作,其他两位郡王倒是去了,但也是仅仅呆了半天就走。结果自然是整个寿诞弄的虎头蛇尾,热度很快就被各地民变的消息掩盖过去。

  原本因为太上皇寿诞放开的戒严,因为急报又恢复了。

  因为急报是夜间送到的,称病在家的贾琏,也被承辉帝连夜揪出来,进宫听候调遣。

  真不是承辉帝要给内阁难看,还是那句话,皇帝没错,错的是内阁。

  前任漕运总督李三江就非常的尴尬,因为这次发生民变的起点是济宁,运河重镇。当地是有驻军的,三千槽丁,竟然没有发挥任何作用,反而是造反的主力之一。

  懂行的人都知道,运河槽丁的待遇是不差的,比京营都好,为何槽丁会加入造反队伍呢?

  中秋节,贾琏都是在宫里度过的,真就是陛下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随着又一份急报进京,王子腾也被从家里揪出来了。

  “龙禁尉急报,海匪赵老黑,纠集数万海匪,围攻广州,澳门多地,官兵大败,退守营地。虽稳住站脚,不时广州遭劫,然则沿海香山等县,海匪等俺,各地主官弃城而逃,民众死伤无数。广东巡抚上奏,海匪扰边,局面可控。”

  面无表情的贾琏念完了纸上的内容后,默默地坐回去。

  王子腾一脸的无奈,我真是想休息三个月啊,这假期才开始呢。

  随着广东方面的急报进京,太上皇的存在感被降到最低。

  承辉帝连续开了五天的内阁会议,五个阁老连续五天没回家了,贾琏也一样。

  “王卿,你是内行,说说该如何应对。”

  五位阁臣表情复杂,李三江和李驰采取了少说话甚至不说话的态度,就是避免多说多错。

  郭衍倒是主张,王子腾在京,应令其调集京营,即刻南下剿灭叛乱,恢复漕运。

  孔照没表态,梁道远站出来跟郭衍对喷,他主张京中不乏勋贵能带兵,为何要上王子腾?

  贾琏嘛,我就是個工具,没点名的时候,负责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还算厚道的承辉帝,没让贾琏发言,而是让他总结归纳各地报告,并且和兵部户部联系走动,准备大军南下的各方面军需。

  被点名的王子腾站起先问一句:“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臣想知道,后勤准备如何?”

  承辉帝直接问:“贾琏,你说说。”

  贾琏站起说话:“通州方面保证,十万军三个月的粮食无虞,兵部户部表示,草料有所不足筹集中。京营方面,丰台大营一万精锐,神机营五千步炮,尖锐营、骁勇营,各备一千人马,随时可以出发。”这段时间的工作不是白做的。

  王子腾听了直接道:“健锐营就算了,还是老一套,长毛盾牌,近战突击的战术,负责治安尚可。骁勇营三千骑兵,少一个都不行,丰台大营也不用出步兵了,调集两千火铳兵,三千炮兵。山东不是西北,应以骁勇营先行,堵住反贼往东进入沂蒙山区,同时严令各府,谨守城池,不可浪战。京营大军步步紧逼,稳扎稳打,最多三个月,漕运可恢复。”

  承辉帝听了很是满意的点点头,正要说话时,梁道远起身道:“陛下,广东方面不可轻慢,事关海贸收入,应为重中之重。微臣以为,王太尉当即刻南下,从津门走海路南下赴任。眼下是中秋,如不能尽快解决海匪之乱,必伤及未来两年海贸进项。一旦断绝,财政将不可收拾。此大局也。”

  承辉帝沉默了,他当然知道海贸的重要性,丝绸、瓷器、茶叶,说穿了都是不值钱的东西,换来的却是海量的银子。没有这些银子,内库不说了,户部又要叫穷了。

  眼睛扫了一眼正在打瞌睡的贾琏,看看那张稚嫩的脸,承辉帝却没有丝毫放过他的想法,而是直接提问:“贾琏,你说说,两广与山东,孰重孰轻。”

  贾琏被点名了,再次站起看看承辉帝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再看看五位阁臣,然后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回陛下,打仗,臣不行,治国,臣也不行,非要问臣怎么想的,臣不敢欺君,臣以为,漕运关系数百万人口的生计,海贸关乎朝廷收入,都很重要。因此,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总要分个轻重缓急吧。”孔照不疾不徐的语调出现了。这个时候他在想啥,贾琏不知道。但贾琏知道,此事之后,承辉帝肯定要秋后算账的,李驰和李三江,都是要倒霉的。

  王子腾接过孔照的话:“陛下,臣以为,贾琏所言甚是,山东之事,交给各位了,臣即刻回去,准备南下广东。”

  这时候孔照又开口道:“陛下,还是召集群臣商议为善。”

  贾琏听到这里忍不住要失礼了,开口道:“大事开小会,小事开大会。军情入伙,哪有时间听群臣发表意见,陛下乾纲独断吧,总之要快,一定要快。”

  “竖子,此内阁会议,哪有你说话的余地?”梁道远抓住机会,再次喷来。

  贾琏听了眼睛猛的瞪过去,杀气腾腾:“民变的根源何在,梁阁老不清楚么?还是在装糊涂?梁阁老除了加田赋,给朝廷出了什么有建设性的建议?你坐在这个位子上,不亏心么?你知道民变拖一天解决,会造成多大的后果么?心里想的全是如何保住位子,害怕被群臣弹劾,才建议在大朝会商议,你心里想的什么,你敢明说么?不止是伱,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心里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平息民变,今后如何尽量避免民变么?回答我?梁阁老!”

  连珠炮似的问题,冲的梁道远面红耳赤,他被说到了痛处,却又找不到反驳的话,顿时一阵急火攻心,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真就是一阵鸡飞狗跳,梁道远被抬下去了,承辉帝使劲的揉着眉心,看着贾琏不知道该不该打一顿,又或者骂一顿,都知道你说的是真话,真话是能说的么?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承辉帝果断的做了决定。

  “多事之秋,停止无意义的争论吧。王子腾,回去准备,尽快南下,朕准你到任之后,截留海贸税银。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尽快解决海匪赵老黑。”

  承辉帝的果断,加速了进行,王子腾起身抱手:“臣领旨。”

  “拟旨,孙化贞领江南、江北、河南、山东四省总督驻军,谨防教匪往南蔓延,领,秋粮海运北上,至津门上岸,以免北地粮价不可控。岳齐为帅,领京营各部精锐南下,以最快的速度剿灭教匪,恢复漕运。”

  孔照低着的头突然抬起,惊呼:“陛下,漕粮不可走海运啊。”

  贾琏抓起面前的砚台对着孔照砸过去:“奸相误国!”

  嗯,贾琏没有瞄准,自然没砸到人,砚台落地,啪嗒一声,把大家给吓一跳。

  承辉帝气的跳脚,哆嗦的手指着贾琏:“混账,混账,混账,滚,给我滚到丰台,听候岳齐调遣。”贾琏当然知道承辉帝的意思,不但没有怂,反而挺胸道:“臣请到神机营,并请一千骑兵为辅助,一日内准备完毕,后日臣率部南下,为大军先导。”

  “滚,滚去你的神机营。”承辉帝一声怒吼,贾琏退出大殿后,耐心的等了一会,裘世安追出来,手里拿了一份圣喻,递给他道:“小公爷,您也不小了,有的话就算是实话,也不要不分场合的乱说。再说了,孔首辅也挺难的,互相理解吧。”

  贾琏默默的看着裘世安,好一阵才道:“告诉陛下,臣直接南下,不辞行了。”

  走到宫门口,王子腾追了出来,喊住贾琏道:“迅雷营抽调一千骑兵,归你指挥,这是陛下亲笔写的调令,这是我的手书。骁勇营的精锐,你还是少接触为妙。我担心你现在指挥不动了。”

  贾琏任由马儿缓缓前行,扭头反问:“忠顺王还真是忠犬啊。”

  王子腾笑了笑:“我给你的一千骑兵,都是骁勇营旧部。四大家族,指望我一个可不行。”

  贾琏没回话,王子腾继续:“广东那边有没有好建议?”

  贾琏对此道:“海上的事情我不懂,但是西洋人懂,他们需要我们的货物挣钱,可以用这个作为条件,雇佣西洋战船帮忙打击海匪。当然了,前提是要查清楚,海匪作乱,是不是与西洋人互相配合。毕竟近期朝廷禁烟令很严格,洋鬼子可不是好东西。有个问题请太尉一定要慎重对待,西洋各国重视贸易,长期的贸易逆差,导致大量贵重进入流入大周。西洋各位为此头疼不已。太尉可采取贸易的手段来缓和贸易的争端,从西洋人手里订购战舰,聘请教官,加快南洋水师的组建进程。而这次配合教匪,可以当做一次军购的预演。另外,所有军购都需要伴随技术输入,怎么造船,造炮是关键。大周长期周边无敌,今后的大敌,只能是来自海上,来自西洋。”

  “可惜不能调你南下。”王子腾这句可谓肺腑之言,他手里真没有懂西洋的人才。

  “如何剿匪,我可帮不到大伯。”

  “打仗不用你,安民你是把好手。”

  两人在街头马上挥手作别,贾琏让人回家报信,准备行囊,策马往兵部户部办手续。

  这些天,贾琏从承辉帝的言语之间,领会到他的意思,京营整顿,急切之间仅仅靠边军替换,难以达成满意的效果。贾琏作为勋贵的出身,参与到领兵整顿之中,有助于缓解勋贵的反弹,对此,贾琏判断,承辉帝一定会让他带兵南下,那还不如主动请缨。

  至于拿砚台砸孔照,无非是打断他施法的前摇,不然孔照为了维持他首辅的文官之首的形象,接下来的屁话能说很久。

  内阁会议还在继续,但没人去提贾琏砸孔照的事情,谁都不提,都当事情没发生。

  都是人精,能不知道各自的底细么?

  得罪人的事情,谁会去做呢?傻子呗。

  贾琏是不是傻子呢?

  看个人理解吧。

  兵部户部出来,贾琏直奔城外,赶到丰台大营,最近一直在维持驻军大局的岳齐,见到贾琏的态度很好,颇为亲热的招呼他落座喝茶。

  贾琏与他聊了不到一个小时,裘世安来宣布圣旨。

  岳齐,授忠勇伯,领京营统制,骠骑将军,率部南下,平定教匪之乱,恢复漕运。

  有的事情是瞒不住的,比如孔照差点被贾琏砸到的事情,一夜发酵,变成了贾琏差点砸死孔照。当然这只是传言,官方表示不造啊。

  贾琏与岳齐商议了一夜之后,出任大军前军将军,领一千迅雷营精锐,并五千神机营。隔日,大军至通州,带齐装备粮草,开启南下平乱之旅。

  请收藏本站:https://www.qyzs9.cc。青云直上手机版:https://m.qyzs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