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522一路血战攻向黑木崖_开局获得神照功
青云直上 > 开局获得神照功 > 第522章 522一路血战攻向黑木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22章 522一路血战攻向黑木崖

  星光悄无声息的划落。

  春夜细雨,润物无声。

  贺兰敏月收到石天雨“千里传音”的指令,骑着“绝影”宝马,率领虚妄法师、秦志光、枫叶师太,即刻向平定州的黑木崖进发。

  一路上,贺兰敏月均是一骑绝尘,一马当先,毕竟其所骑的乃是“绝影宝马”,奔腾起来如风似影,奇快无比。

  秦志光等人虽然骑的也是上等的好马,但是,只要“绝影”宝马跑起来,秦志光等人便追不上。

  不过,贺兰敏月也会留下江湖暗记,让秦志光等人到何处等她。策马在前的贺兰敏月不停的召见天地会的各地分舵弟子和分舵主,从马鞍旁的箱子里,掏出几只金元宝和一些银锭赠与各地分舵主,以此聚笼人心,提升威信。

  也打探到最近没有大队官兵前往黑木崖。

  往黑木崖方向而来的,一直都没有大队的官兵。

  ~~

  至于黑木崖上面的日月神教,目前教众也不多,但是,确实也聚集了不少的扶桑人。

  据说,这些扶桑人,均是“迎风一刀斩”的徒弟,皆是武功高强,与人厮杀之时,均是一刀一个,其招式完全没有任何的花架子。

  而且,这些扶桑人已经在此娶妻生子,估计要长期的在此盘据一方。因为他们的祖辈追随丰臣秀吉袭击大明沿海,失败之后,回国后已经遭到了清算。

  留在东海一带的扶桑人,回国无门,或是回国后去复辟又失败了,后被东方不败聚集到黑木崖,替日月神教整顿水军,打造船舰,谋求独立一方,结果,东方不败又被任我行、向问天、令狐冲和任盈盈联手斩杀。

  但那些扶桑人残余力量并未逃远,后来,西方亮接任教主,又聚拢这些扶桑人。

  如此,留下来的扶桑人,繁衍后代也越来越多,并统一修炼“迎风一刀斩”神功,并成为日月神教后面的教主的亲信心腹,守护着黑木崖,守护着日月神教的总舵宫殿,重新经建了一支水军。

  ~~

  至于教主是谁?

  天地会的弟子之中,有人说是东方不败复活了。

  有人说是东方不败的徒孙西方亮。

  也有人说是令狐冲和任盈盈的孙子令狐汀。

  还有人说是向问天的孙子向铺。

  但是,因为上不了黑木崖,所以,天地会的弟子无法打探到一些更真实的情况。

  不过,有一点可以非常明确的,便是没有锦衣卫来此,也没有发现锦衣卫乔扮的人来此。

  锦衣卫骄横跋扈,即便乔装,也是可以认出来的。

  不过,普遍的说法,日月神教的现任教主是西方亮。

  ~~

  贺兰敏月心中有数了,吩咐天地会弟子继续打探情况。

  等秦志光和虚妄法师、枫叶师太策马赶到,贺兰敏月便又策马上路。因为黑木崖在恒山以东,枫叶师太自认为自己武功不高,为免拖累贺兰敏月、虚妄法师和秦志光等人,故提出给贺兰敏月、虚妄法师和秦志光几个人看马,并顺便去恒山派一趟,看望了然师太、若然师太以及众多师姐妹。

  看马的理由,是因为贺兰敏月所骑的乃是“绝影”宝马,如此宝马,确实是需要有人来看护的。

  此时,已经到了平定州境内,距离黑木崖也不远。

  贺兰敏月表示同意枫叶师太的提议,并将宝马和“诗语”、“雅韵”一起托付给枫叶师太,又赠送枫叶师太一箱银锭,让枫叶师太将此箱银锭赠送给恒山派。

  现在,贺兰敏月的这个样子,学足了石天雨的样子,大气出手,很大方的做人情。

  枫叶师太乐得屁颠屁颠的策马牵马而去。贺兰敏月随即和虚妄法师、秦志光施展轻功,奔往黑木崖。

  ~~

  半个时辰后,三人便来到了猩猩滩。

  这里,山石殷红如血。

  三人便停歇一会,以贺兰敏月的武功修为和所练成的“飞絮轻烟功”,原本是无须休息的。

  但是,得兼顾虚妄法师和秦志光两个小老头。

  虚妄法师和秦志光的武功也很高,但是,已经远远落后于贺兰敏月的武功了和武学修为了。

  此时,三人坐在长滩上,喝点水,吃点干粮。

  贺兰敏月望着湍急的水流,怔怔出神。

  ~~

  秦志光不解的问:“教主,石大人为何要如此焦急让咱们到黑木崖去查探东方不败的情况呢?东方不败不是死了一百多年了吗?江湖传闻,日月神教的现任教主是西方亮,而且,西方亮的武功远远不如东方不败,从来不入江湖,从来不惹事生非,也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

  贺兰敏月摇了摇头,说道:“诶!是为了那个锦衣卫指挥使魏雪妍魏大美人啊!咱们的石大人,为了男人的事情,从来不焦急,但是,为了魏大美人,焦急非常,看来石大人对魏大美人用情很深啊!”气呼呼的,吃醋了。

  秦志光听出贺兰敏月的语气不对劲,便安慰说:“教主,看开点,咱们的石大人长的俊,又有钱,官也大,没办法,优点和优势都在他身上。

  您看俺秦光头,有什么用呢?哪个漂亮的小姑娘会喜欢俺老秦呢?您看看我那个小师妹,六指琴魔程志琴,嫁了三次之后,也不愿意嫁给我,宁愿死,也不让我碰一下。

  诶,俺老秦确实是长的太焦急了,也长的太难看了,又没钱,又没地位,没有半点优点和优势啊!这世道,稍为有点钱的男人,都是三妻四妾的。

  但是,石大人对你最好,让你当了天地会的总舵主和明教的教主。

  论江湖地位,天下武林除了总盟主,便是以你的江湖地位最高了,而且,也从来不缺钱。

  当前,天地会发展势头之猛,已经超越了天下武林的任何门派和江湖上的任何帮会。不出三年,咱们的天地会将会成为天下武林的第一大帮会。”

  ~~

  贺兰敏月“噗嗤”一笑,顿时心情舒畅起来。

  虚妄法师也是哈哈大笑起来,心道:秦光头真会讨人欢心,连贺兰敏月这么冷艳,向来不苟言笑的冷美人,也被秦光头哄的如此开心。

  秦志光武功高强,内力深厚,耳听八方,眼观六路,哈哈大笑之余,又忽然喝道:“什么鸟人?如此鬼鬼祟祟?给你家秦爷爷滚出来。”

  ~~

  贺兰敏月急忙拔剑在手,不是怕死,而是要为石天雨打探清楚黑木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所以,首先得保护好自己。

  哈哈哈哈!

  山石两旁有些人大笑起来。

  继而又有人朗声说道:“教主令旨英明,算无遗策。近期果然有不轨之徒,欲上黑木崖捣乱。来人速速放下兵器,自缚跪拜上山罢了。”

  那人说罢,还扔下一条绳子来。

  真狂!

  ~~

  贺兰敏月身形一晃,挡在秦志光和虚妄法师的前面,怒喝道:“大胆鼠辈,如此鬼鬼祟祟,算什么日月神教的人?”

  那人大怒,喝道:“抓不到活的,就抬几具尸体回去向教主交待。来人,放暗器!”

  嗖!忽然各种暗器如蝗飞至,中间还杂有硫磺弹。

  那些硫磺弹着地之后还炸开来。

  炸得石屑纷飞,弹坑一处处的。

  ~~

  贺兰敏月身形闪动,掌劈袖拂,暗器或给倒拍回去,或给轻轻避开,竟然毫发无损。

  而虚妄法师和秦志光则是借贺兰敏月与那人对骂之时,已经躲到了两侧石壁下,各种暗器击打他们俩不着。

  ~~

  石山上,那人振臂大吼:“弟兄们,围着这个小妖孽,累死这个小妖孽,抓她回去,给教主当新娘子。”吼罢,便率领一帮高手,飞身而下,围向贺兰敏月。

  ~~

  贺兰敏月看到这群人跳下来时,发现这群人之中,有一个人竟然是林锐之,不由惊叫一声:“林锐之?原来你这个三姓家奴,又投靠黑木崖去了。哼!”

  遂握剑施展“长河落日剑法”,刺向林锐之。

  ~~

  林锐之急忙率领四名一等好手,排成一个半弧形,握刀握剑,狠狠的攻击贺兰敏月,再也不打话了。杜灵龟则是施展“黑骨修罗掌”扑向虚妄法师。

  成天通挥舞一对判官笔,扑向秦志光。

  众人随即厮杀起来。

  ~~

  贺兰敏月施展“长河落日剑法”,一直一圆,一正一斜,一横一竖,一撇一捺,一捅一划,一崩一撩,一抹一扫,闪电惊飙,蓝光耀眼,瞬息之间,两名黑衣人中剑而倒。

  但是,又有两名黑衣人迅即又补上。

  ~~

  林锐之尖声喝道:“贺兰敏月,你若不掷剑投降,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贺兰敏月“唰唰”的还了两剑,冷笑的喝道:“林锐之,你这无耻的三姓家奴,卑鄙之极的太监,只是一条丧家之犬。哼!你要取我性命,就先拿十颗人头来换!”

  林锐之顿时被骂的羞红了脸,把手一挥,四名高手一齐猛攻贺兰敏月。而林锐之施展“辟邪剑法”,脚踏中宫,寻暇抵隙,剑剑辛辣的袭击贺兰敏月。

  ~~

  刹那间,饶是贺兰敏月剑法如何神妙,内功深厚,也感觉应付艰难,而林锐之的“辟邪剑法”飘忽不定,林锐之的身法形如鬼魅,又完全不须防守,只是进攻,威力又增加了一倍。只见林锐之一剑紧似一剑的刺来。

  贺兰敏月无奈的退到石壁前,忽然有一名黑衣人贪功冒进,握着一对吴越钩斜里钩进。

  贺兰敏月劈手把一只吴越钩夺过来,随手一钩就把那人钩了过来,又握剑一招“神龙掉尾”使出,暗运内功,粘着了林锐之的长剑,其左手将那名黑衣汉抡了起来,把其他几名高手一齐迫退。

  ~~

  林锐之暴怒如雷,一掌打去,将那名人质打飞,握剑又刺向贺兰敏月。那些黑衣汉见林锐之如此残酷,只顾擒杀敌人,不顾同僚之情,把那名人质活活打死,顿时皆是心寒,便不上前助阵。

  ~~

  贺兰敏月趁势攻了几剑,把林锐之杀得手忙脚乱。

  林锐之急忙喝道:“你们怎么还不上来?要待文成武德教主下旨吗?”一帮黑衣汉猛然醒起,若在此刻显得畏缩,给林锐之稍后向教主奏上,那可就是一个死罪。

  随即,就有几名黑衣汉高手,补上空缺,再把贺兰敏月迫至石墙下。只是这几名高手怵目惊心,不敢再拼死冒进了。

  ~~

  林锐之眼看贺兰敏月有些手忙脚乱,应接不暇,招架困难,便狞笑着又握剑偷袭而来。

  岂料,贺兰敏月是装的,佯装不是这些黑衣汉的对手,跟着石天雨时候长了,已经学会使用兵法了,又因为已经成为天地会的总舵主和明教教主,思忖不使用兵法也不行,不显出自己的智慧,将来如何统领一帮高手和数万弟子呢?

  所以,贺兰敏月起初是装,以此诱敌,以便歼敌。

  ~~

  此时,贺兰敏月退到石壁下,退无可退,让人以为好欺负,好擒拿,但是,贺兰敏月忽然左掌拍出一把火焰刀,火焰刀之下还重叠着一只有形掌影。

  林锐之挥剑劈碎那把火焰刀,又身形一晃,防止被火焰刀的碎片弹中而着火。

  但是,林锐之身旁之人就惨了,蓦然被一只有形掌影植入,五脏如绞,下巴一伸一缩,打嗝几下,便仰天而倒,吐血而亡。贺兰敏月借此机会,收剑入鞘,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左掌划一圆圈,右掌向一名黑衣汉推去。

  ~~

  咔嚓!

  一名黑衣汉的脖子被贺兰敏月的一把火焰刀削中,顿时脖折颅甩,仰天而倒,浑身着火。

  其他黑衣汉一惊,急忙四散而开。

  但是,贺兰敏月瞬间跃起半空,居高下击,一招“飞龙在天”使出,由上而下给予敌人痛击。

  砰!

  一名黑衣汉的脑门被贺兰敏月一掌拍中,顿时跪倒在地上,低头吐血,仰天而倒,气绝身亡。

  ~~

  贺兰敏月身子落地,又使出降龙十八掌的第四式“潜龙勿用”,右手屈起食中二指,半拳半掌,向一名黑衣汉的胸口打去,左手同时向里钩拿,右推左钩。

  砰!又一名黑衣汉被贺兰敏月一掌拍出丈余远,摔得浑身骨折,惨叫而亡。

  贺兰敏月拔剑而出,却不再使用“长河落日剑法”,而是使出“天雨刀法”的一招“指天划地”,将一名黑衣汉的双腿扫断,抢身而出,扬剑一指杜灵龟,左掌反手横劈。

  “咔嚓”一声,将身后偷袭之人连人带刀打折。

  一把火焰刀旋即将那人烧了。

  那具尸体即时散发出一阵焦臭味,熏鼻而来,甚是难闻。

  ~~

  贺兰敏月又握剑使用剑法,剑招如风翻云涌,倏地又刺伤两名黑衣汉,左掌向杜灵龟拍出一把把兼具重叠着一只只有形掌影的火焰刀。

  杜灵龟原本与虚妄法师打成平手的,两人功力悉敌,但是,受贺兰敏月的火焰刀和拍影功的影响,顿时处于下风,处于劣势,险象环生。

  而林锐之又率众扑来,不过,已经没有用了。

  ~~

  贺兰敏月握剑使出“天雨刀法”的一招“天罗地网”,以剑当刀,出其不意,完全攻击,不带防守,以攻代防,格挡林锐之施展的任何辟邪剑法招数。

  如此,反而让林锐之手忙脚乱起来。

  而贺兰敏月的左掌,仍然不停的向杜灵龟拍出一把把兼具有形掌影的火焰刀。

  ~~

  杜灵龟气得七孔生烟,左蹦右跳,累出一身虚汗,却是格挡越来越困难,无奈之下,只好跳出战圈,大吼一声:“撤!”便率先逃跑了。

  林锐之无奈的挥挥手,只好率众撤离。

  成天通乃是尼婆罗皇室侍卫第二大高手成天耀的弟弟,此时与秦志光斗了数十招之后,体力不支。毕竟,秦志光乃是高武之人,手腕套着一条铁链,可伸可缩,可弹可展,可圈可卷可套可扫,内力深厚。

  成天通挥舞一对判官笔,根本就近不了秦志光。看到林锐之和杜灵龟已经率众而逃,便也弃战秦志光,凌空翻飞,飞上石山,又大喝一声:“放水!”

  ~~

  贺兰敏月收剑入鞘,秦志光和虚妄法师也走过来,相伴贺兰敏月左右,又都抬头望天,却见石山上伸出十八九道黑色水箭筒,即是在装有机括的水枪。

  顿时,十八九道水柱射来,颜色乌黑,在夕阳反照之下,显得诡异之极。

  贺兰敏月、秦志光、虚妄法师急跃而开,虽然并无给那些水柱溅到,但是,感觉奇臭冲鼻,既似腐烂的尸体,又似大批死鱼死虾,闻之忍不住就要呕吐。

  不过,贺兰敏月跳跃而开之时,反手从背部包裹里,掏出两颗手雷,用牙齿咬着拔掉保险销,两手握着手雷,互磕一下,便甩向石山上。

  甩出两颗手雷之后,贺兰敏月又移形换影,跳跃而开。

  ~~

  轰!

  山石上的黑衣汉被炸得血肉横飞。

  十余道水箭射上天空,化作雨点,洒将下来,有些落在石壁上,片刻之间,石壁上,腐蚀出一个个小孔。

  秦志光和虚妄法师,虽然见多识广,却也从未见过这等猛烈的毒水。

  ~~

  于是,秦志光和虚妄法师也有样学样,学着贺半敏月的样子,反手从背部的包裹要里掏出两颗手雷,用牙齿咬拔掉保险销,两只手雷互磕一下,便抛向石山上。

  轰!

  又有十几名黑衣汉被炸的血肉横飞,那些水枪也被炸碎了。秦志光气运丹田,朗声长笑,山谷鸣响,说道:“看来,现如今的日月神教也不过如此啊!嘿嘿!看来,东方不败死了之后,日月神教已经沦为下三滥了。现任教主西方亮还自称是东方不败的徒孙,看来又是一个大骗子而已。”

  如此使用“激将法”,希望能尽早的引出日月神教的现任教主出来决斗。

  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怕什么。

  ~~

  贺兰敏月借此机会,察看周遭情势,要寻觅空隙,冒险上山,不是背了一包手雷和火焰弹吗?

  既然沿途敌人有埋伏,那么,就使用先进武器呗!

  ~~

  石山上。

  杜灵龟、林锐之、成天通看见贺兰敏月等人的“火焰弹”十分厉害,已经悄然逃跑上山了。

  贺兰敏月不见石山上有什么动静,便机智的使用“天遁传音”,对秦志光和虚妄法师说道:“二位护法长老,我先施展飞絮轻烟功,凌空侦查前行,反正我有火焰弹,可以开路,也可以殿后,二位稍后跟进。”说罢,便双足一点,身子腾空而起。

  ~~

  但是,忽然寒光一闪,数十只钢圈从石山上的一个石缝里掷了出来。

  这些钢圈半径近尺,边缘锋利,圈中有一横条作为把手,乃是外家功夫的短打兵刃,钢圈外缘锋利如刀,一转之下,便可割断手臂。

  不过,“飞絮轻烟功”之玄妙,乃是仅次于“纵意登仙步”的天下武林第二名的轻身功夫。

  贺兰敏月外表纤细,但是,内功十分深厚,都能够同步使用火焰刀和拍影功了,所以,腾身而起的速度极快。

  那数十只钢圈从贺兰敏月的脚下飞掠而过。

  ~~

  虚妄法师和秦志光二人抬头仰望,都惊出一身冷汗来。

  秦志光随即一手握着一颗手雷,又用牙齿咬着拔掉保险销,一手握着铁链,腾身而起,虽然不如贺兰敏月飞的那么高,但是,也飞上石山之上,凌空翻飞,疾步上山。

  虚妄法师作为第三梯队,也是如此。

  两人向那处石缝扔出两颗手雷,将石缝炸裂炸碎,将埋伏掷出钢圈之人炸死炸碎。

  ~~

  如此,贺兰敏月、秦志光和虚妄法师等三人一前一后,飘飞上山。但是,没过多久,秦志光和虚妄法师便瞧不见贺兰敏月的身影了。

  秦志光飘身而下,感慨的对虚妄法师说道:“没想到贺兰敏月这丫头跟着石天雨时候一长,竟然武功惊人,已经远远的将我们两个糟老头抛出十八条街去了。”

  ~~

  虚妄法师飘飞而下,也感慨的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一代新人胜旧人,长江后浪推前浪。石施主经常给贺教主植入内功,贺教主也随石施主攀登过圣母峰,又获奇遇,武功精进如斯,着实可喜可贺。”

  秦志光笑道:“薛安安,听你说这些屁话,真的很辛苦。就像是拉屎一样,往往已经很努力了,结果出来的却是一个屁。走吧,老子不想听你啰哩八嗦了。”

  说罢,又双足一点,凌空翻飞,飘飞上山。

  ~~

  半柱香功夫后,三人已经一前一后的来到了一条石道上,并且已经将杜灵龟、林锐之、成天通等人抛在了身后。

  贺兰敏月飘身而下,等着秦志光和虚妄法师两人。

  秦志光和虚妄法师来到,但见贺兰敏月一双蓝宝石般的眼珠,在黑暗中透出光亮。

  ~~

  贺兰敏月又机智的使用“天遁传音”,对秦志光和虚妄法师说道:“这里地势险要,咱们得清除一些伏兵。万一,那个魏大美人真的是率部前来攻打黑木崖,咱们也得为她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毕竟她是我家石大人的心爱女子。”

  秦志光和虚妄法师皆是“嗯”了一声,赶紧收拾枯枝败叶,点燃一堆火。

  亮起火光之后,但见两边石壁如墙,中间仅有一条宽约几尺的石道。

  ~~

  三人便席地而坐,吃些干粮,饮些水,补充体力。

  就在此时,反而落后的杜灵龟、林锐之、成天通堪堪赶到这里,成天通手持一对判官笔,纵身一跃,扑向贺兰敏月。

  刚才打不过秦志光,以为贺兰敏月是一个弱女子,好欺负,便率先扑向贺兰敏月。

  十余名黑衣汉也协助成天通,握刀握剑围向贺兰敏月,扑向贺兰敏月,杀向贺兰敏月。

  贺兰敏月拔出蓝玉宝剑,握剑施展“长河落日剑法”和“天雨刀法”,时而以剑当剑,时而以剑当刀,同步施展青城派的“天罗步法”,身形轻灵,飘忽不定,与敌倏来倏往,剑招攻人,刀招杀机四伏。又不时的拍出一把火焰刀,出手诡奇。

  眨眼间,三名黑衣汉被贺兰敏月握剑捅杀。

  几招之后,五名黑衣汉又被贺兰敏月腰斩。

  不时的又有黑衣汉握剑握刀拎锤提棍执枪递补而上。

  但是,贺兰敏月拍出的火焰刀兼叠的有形掌影,实在令人防不胜防,不一会,又有七名黑衣汉或被贺兰敏月握剑捅死或被贺兰敏月握剑腰斩,成天通感觉应付甚是艰难起来,只觉得对方身法飘飘缈缈,如烟如雾。

  ~~

  杜灵龟刚才和虚妄法师打的不过瘾,因为被贺兰敏月插手过来,导致杜灵龟打败了。

  故此,此时杜灵龟看见虚妄法师,便挥舞“黑骨修罗掌”,扑向虚妄法师。

  虚妄法师使出“般若禅掌”,推动两座无形的大山,堆向杜灵龟,崩向杜灵龟,推向杜灵龟,根本就不给杜灵龟的“黑骨修罗掌”有触碰自己的机会。

  林锐之无奈的握剑刺向秦志光。

  ~~

  秦志光手腕一抖,铁索弹开,身子旋转,挥舞铁索,卷向林锐之,套向林锐之,又不时的拍出左掌,施展“嫁衣神功”,甚是轻松,甚是潇洒自如的应付林锐之的“辟邪剑法”。

  林锐之的“辟邪剑法”的狠辣和飘忽,对秦志光这种高武之人无用,三招过后,林锐之只能采取守势,根本无法进攻,相反还感觉喘息不畅。

  数名黑衣汉握执剑提枪的围过来,配合林锐之攻击秦志光。

  但是,秦志光甚是圆滑,才不和这么多人厮杀呐!不是有火焰弹这种先进的武器吗?

  随手掏出一些小的火焰弹扔向那些黑衣汉。

  轰!

  炸得那些黑衣汉断手断脚的,惨叫声迭起。

  过了一会,便无黑衣汉过来配合林锐之攻击秦志光了。

  ~~

  成天通所使的一对判官笔份量极重,每一招都是笔尖指向贺兰敏月身上各处大穴,但是,总是差之毫厘。

  要应付贺兰敏月拍出来的一把把火焰刀兼具一只只有形掌影,实在很难受,知道自己选错对象了,不该去惹贺兰敏月啊!而最重要的是,贺兰敏月拍出的火焰刀之下还有一只有形掌影,着实让人防不胜防。

  又是三招一过,第三次递补上来的十名黑衣汉又被贺兰敏月的蓝玉宝剑所腰斩。

  成天通双笔劈碎贺兰敏月拍来的一把半径超过一米的火焰刀,但是,却被火焰刀之下的一只有形掌影植入其五脏。

  ~~

  顿时,成天通打嗝起来,下巴一伸一缩,心疼如绞,双手无力,一双判官笔跌落在地上,身子步步后退。

  贺兰敏月一脚踹去,成天通身子倒跌,跌入深谷之中,一阵凄厉惨叫声由近而远的传来,继而便无声无息。

  应该是摔成肉饼了。

  其他黑衣汉吓得一哄而散。

  杜灵龟和林锐之也吓得惊惶逃窜,再不敢有什么豪言壮语了。

  ~~

  贺兰敏月和虚妄法师、秦志光继续上山。

  一路上,日月神教教众把守严密,不时从树林里,从草丛中向贺兰敏月、虚妄法师和秦志光发射水枪。

  而且,一些扶桑武士也开始出现,参与伏击贺兰敏月等人。

  但是,贺兰敏月、秦志光和虚妄法师三人有威力巨大的手雷,三人每每发现有什么动静,便扔出手雷,炸得日月神教的教众血肉横飞,炸得扶桑武士血水四溅,连渣都没有。

  经过三处山道之后,来到了一处水滩之前。

  ~~

  秦志光说道:“魏大美人至今未率部而来,即便会来,也会与我等会合的,现在,到达黑木崖,只剩下一条道了。我等就在此等候吧。也不知道东方不败到底死了没有?若是没有死,我等绝非其对手,所以,我等上山也无用。”虚妄法师说道:“日月神教数百年基业,果然非同小可。若无人作内应,咱们要从外攻入,谈何容易?”

  ~~

  贺兰敏月想想也是,便盘腿而坐,说道:“那就在此等候吧,若是三天之后,魏大美人未来,咱们就撤。现在,咱们剩下的大的火焰弹也不多了,集中给秦光头使用吧。”

  说罢,从背部取下包裹,递与秦志光。贺兰敏月所说的大的火焰弹,指的是手雷,小的火焰弹就是火焰弹。

  虚妄法师也是如此。

  ~~

  三人轮流站岗放哨,轮流合目养神。

  清晨,山峰围绕,雾锁云封。

  忽然,左上方一阵清脆的笑声,随风飘下。

  贺兰敏月起身双足一点,施展“飞絮轻烟功”,眨眼间便到了山上。秦志光掏出一颗手雷,捏在手中,和虚妄法师一起,各自双脚一点,两人均是单手攀绝壁,捷似灵猿,也奇快的到了上面。

  ~~

  贺兰敏月飘身而下,忽觉掌风飒然。

  一条蒙面大汉,双掌飞扬,突施扑击贺兰敏月。

  贺兰敏月身经百战,闻变不乱,处变不惊,使出一招“风卷落花”,左掌一拔,右掌斜劈。

  那人微微一侧,闪开了。

  ~~

  贺兰敏月悚然一惊:这人身法好快啊!难不成此人就是传说之中的东方不败或是西方亮?

  遂不敢怠慢,一挫身一翻掌,一招“神龙摆尾”使出,反手劈去。那人双掌一合,竟然把贺兰敏月拍出的微型火焰刀和有形掌影合碎,又双掌往外一分,将贺兰敏月的攻势完全解开,身形歪歪斜斜,忽然掌劈指戳,抢攻过来,身法手法步法甚是奇怪。

  贺兰敏月对此敌之古怪武功竟然是前所未见。

  接着,那人连发六记怪招,饶是贺兰敏月武功如何深湛,掌法精妙,也只好回掌自卫。

  ~~

  秦志光手捏一只手雷,背对着贺兰敏月和那人搏击场面,警惕的用双眼扫视四周。

  虚妄法师则是凝神观战,生怕贺兰敏月会遇险,以待寻找机会上前相助。

  贺兰敏月一声不吭,施展降龙十八掌,一招招使用,一掌掌拍出,不管对方招式如何古怪,自顾使着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飞龙在天”、“龙战于野”、“潜龙勿用”、“利涉大川”、“鸿渐于陆”、“突如其来”、“震惊百里”等等顺序使出,好像是自个清晨起床练武健身似的。

  忽然使出一招“或跃在渊”,以气化掌,左掌前探,右掌“嗖”的从左掌下穿了出去,直击对手小腹,奋尽全力,至刚至阳,正面猛攻。

  那人招数甚怪,功力也厚。

  但是,降龙十八掌不仅刚猛,而且玄妙。

  贺兰敏月此时掌迭一变,呼呼带风,直如巨斧开山,铁锤凿石。

  嘭!

  那人猝不及防,腹部中掌,仰天而倒,仰天吐血,将蒙面巾都吐的飞起来,露出真面目,竟然是华天刚。

  虚妄法师上前一看,一脚踏住华天刚,愤然质问:“华天刚,你不在龙泉山庄当看门狗,为何跑到黑木崖来?你也投奔日月神教了吗?”

  ~~

  华天刚既然能给龙泉山庄当看门狗,自然是卑鄙无耻之人,此时只求活命,便赶紧求饶,并说出来龙去脉。

  却是因为华天刚是华山派剑宗掌门人,而华山派因为以前令狐冲与日月神教有很深的渊源,故此,梅仲秋伤好之后,便向华天刚授计,让华天刚代表龙泉山庄出使黑木崖。

  华天刚奉梅仲秋之令,前来黑木崖联络日月神教教主西方亮,以求西方亮率教众以及聚集于此的扶桑人出山,相助福王一臂之力,以助福王夺回皇权。

  因为扶桑人擅长水战,擅长航海。

  眼下,大明朝廷正是内忧外患之时,福王要趁此机会,铲除朱由校和魏忠贤,谋夺皇位。

  故此,作为福王在江湖上的代理人的梅仲秋便四处花钱联络诸多高武之人为其所用。

  至于福王是否真的有如此异心,则是不得而知,因为被梅仲秋凝聚在龙泉山庄的人,一律听从梅仲秋之号令。

  梅仲秋给黑木崖的许诺是每年给其赠送一百万两银子。

  另外,答应那些盘据于此的扶桑人,就是待福王夺取皇位之后,将整个辽东区域以及东海水域,全部划给扶桑人。

  ~~

  虚妄法师听华天刚讲述事情经过后,便眼望贺兰敏月。

  贺兰敏月说道:“放此人走吧,他回去之后,也不敢说在此遇到咱们的。若是此时杀了他,梅仲秋反而会对华天刚之行起疑心。至于将来怎么办?我家石大人会处理的。”

  华天刚仰天侧身,向贺兰敏月翘起了拇指,称赞贺兰敏月了不起,很有智慧。

  真是卑鄙无耻之极。

  ~~

  虚妄法师也感觉贺兰敏月言之有理,便抬脚移开。

  华天刚随即滚爬而去,一路上不时的吐血,一路上,都是跌跌撞撞的下山。

  秦志光转过身来,感慨的说道:“人心思变,形势是越来越复杂了。还好,大明天下还有涪城这块净土。”

  贺兰敏月灿烂一笑,说道:“呵呵,秦光头,难怪我家石大人那么喜欢你。你总是能变着法子讨人欢心。不过,我家石大人是铁了心的要保大明江山的,故此,一心为民,不断的筹措银两,确保户部有钱运转整个大明朝廷,确保不断扩充兵马的锦衣卫公署得以正常运转。”

  哈哈!

  秦志光红着脸,和虚妄法师大笑起来。

  三人又盘腿而坐,吃些干粮,喝些水,补充体力。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qyzs9.cc。青云直上手机版:https://m.qyzs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